导报专访雷倩马英九拿捏得当

2019-05-25 02:59:41 来源: 湖南信息港

导报专访雷倩:马英九拿捏得当

“天下围攻”后,“倒扁负责人被移送法办”、“台当局批马放任”、“倒扁活动不再核准”等后续,该如何理解“天下围攻”的“激情之后”呢?本报专访了国民党籍“立委”雷倩女士。关于“移送法办”:早有应对 将“免于起诉” :关于施明德、简锡阶等19名负责人因违反集会游行法被移送法办,您是如何看待的? 雷倩:事实上我也是“被移送法办”的19人之一。在台湾,只要警察在执法时感觉有违法行为出现,就可要求检察官发起调查,台北警方认为“天下围攻”中未经提前申请而违反了“集会游行法”,这属于他们的职责所在,要求将我们“移送法办”也并无意外。 但警方有警方的考虑,我们有我们的依据。依法论法的话,我们依据的正是“集会游行法”的第8条:在室外进行集会游行时,如遇婚丧喜庆可免于提前申请。不管怎么说,“双十庆典”都算喜庆之时吧?那么我们在此时举办集会又何来“违法”之说?反贪腐总部的律师早已考虑到这一点。正如曾因游行“违法”四度被“移送法办”却至今无事的简锡阶,相信我们这次“移送法办”的结果也将是“检方免于起诉”。关于“当局对策”:处置失当 或引发暴力 :在台湾当局加强司法“扼杀”的对策下,“倒扁”运动将受何影响?会激化矛盾转向暴力路线吗? 雷倩:陈水扁当局如今的应对方式基本不会影响“倒扁”运动,并将有适得其反效果。“内政部长”李逸洋所谓的“指示台北警政署不得核准并撤消已有的倒扁总部集会游行申请”是荒谬的:且不论台北市作为“直辖市”有充分的自治权,即使单从警政系统讲,“内政部”也只有在台北市警局无力完成职责的前提下才可涉入。比较台南、高雄几千人集会即出现的严重暴力问题,150万人参与的“天下围攻”在轻微冲突之外是极为和平的,取得这样的成绩台北警方该受的是嘉奖而非无稽的指责干涉。因此,当局自欺欺人的“扼杀对策”不会影响到“倒扁”的正常运行。 至于会否转向暴力路线,全在于陈水扁当局的对策得当与否。在“违反集会游行法”这个借口无法制裁“倒扁”领导人时,当局想惩治刑处施明德等人只能借助于“首谋聚众”的“强盗罪”,但惯以“江洋大盗”自居的施明德根本不在乎这种罪名,如此发展也只会激化双方矛盾,迫使“倒扁”运动走向更多的暴力。除此之外,可能诱发“暴力路线”的是陈水扁当局“不对话”态度。关于“蓝委闹事”:善用权利 仿效陈水扁 :陈水扁及民进党将泛蓝“立委”在“双十庆典”上的“倒扁”行动称为“刻意闹事”,作为当事人您有什么看法? 雷倩:我之所以着红衣、染红发并携带红幅,是因为我清楚“民意代表”身份所赋予我的权利与义务。面对民众对一个贪腐的陈水扁的强烈愤怒和应有诉求,我们昨日所为,只是正确地运用了我们“为民发声”的自由权利,在正确的场合做出了符合民意要求的正确举动。另外,陈水扁曾在参加哥斯达黎加总统就职典礼时,越过数名嘉宾强握美国夫人劳拉的手并炫耀为“突破外交”,我们只不过是效仿他在重要场合做了次“突破民代”,何错之有?关于“马英九处境”:拿捏得当 已为所当为 :在处理“倒扁”运动时,身兼台北市市长和国民党主席的马英九是否有“两头不讨好”的尴尬处境? 雷倩:在台湾政坛目前的情势下,身兼两职的马主席确实面对很大压力,也需要极好的政治手腕,但我认为马主席这段时间以来拿捏得非常准确,在尊重“倒扁”民众民意和保障台北市市民利益上找到了合理的平衡,绿营的许多攻击抹黑都是缺乏说服力的。另外,马主席作为泛蓝的人物自然肩负着很多期待,民众不希望他是无为的。但从6月27日发动1000场“清廉保台说明会”起,马主席一直在带领蓝营默默工作,为“倒扁”运动打好了事实上的地基;为避免蓝绿对峙,马主席让泛蓝以政党身份退出,但又允许蓝营以个人力量参与“倒扁”并做着其他重要的配合协助。 刘强

汇品万货零售价清货
文件柜厂家
钢管桩
本文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