腾讯游戏收入腾讯游戏营收下滑李泽言和呱儿

2019-05-15 03:45:12 来源: 湖南信息港

1 : 腾讯游戏营收下滑 李泽言和呱儿子都笑了

A5创业项目春季招商 好项目招代理无忧

近日,腾讯公布了2017年第4季度及2017年全年财报。据数据显示,腾讯在第4季度营收达663.92亿元,同比上升51%;2017年全年,腾讯营收为2377.6亿元,同比上升56%。

虽然财报看上去鲜明,但与财报营收对照,腾讯的核心业务游戏业务却出现了环比下滑。第4季度,腾讯PC端和游戏收入总计297亿,低于3季度的328亿,环比下滑9.5%。络游戏收入占比总业绩的37%。

自推出《光荣》以来,腾讯就1直引领中国手游市场。仅是1款英雄人物的皮肤,就可以让腾讯1天收入1.5亿。据极光大数据的《2017年游戏市场研究报告》,截至2017年12月1周,《光荣》的渗透率为21.78%,在手游类APP中仍然位列第1。12月月均DAU则为6398万。

但这款风行了2017年1整年的游戏也难逃疲软的命运。去年9月,数据机构公司Quest Mobile和极光大数据的报告双双显示,《光荣》在DAU、MAU和保存曲线到达了1个转折点,显现降落趋势,《光荣》也进入了它的瓶颈期。

这次腾讯游戏业务的环比下滑与《光荣》不无关系。与此同时,易在游戏方面也继续紧跟热门强推吃鸡手游。阿里也传出在大力布局游戏业务。虽然腾讯1直在游戏市场地位稳固,但巨头依然在大力抢夺蛋糕。

除巨头外,这半年也跑出了很多并不是出自名门的爆款手游。《恋与制作人》、《旅行田鸡》独辟蹊径,在短时间内获得大批用户进行变现。

《光荣》开始日趋冷静。在巨头乘机抢占蛋糕的时候,创业公司的机会在哪里?

腾讯游戏青黄不接

腾讯游戏营收环比下滑真的和《光荣》进入疲软期有关?

相对2016年,2017年《光荣》的收入占腾讯游戏收入的占比是降落了的,由于《光荣》的收入范围太大,其他游戏的收入增长不能有效抵抗《光荣》收入的不增长。天图资本董事总经理叶珂分析。

腾讯财报则称:智能游戏活跃用户保持稳健,而ARPU(每用户平均收入)环比降落。我们为射击类游戏《穿越火线手游》推诞生存模式,大大拓展了用户基础,但并未立即商业化。本季多款角色扮演游戏已进入用户巩固阶段,故收入环比减少。

翻译过来就是,以《光荣》为代表的手游用户开始固化,用户的付费意愿降落;而刚刚引进的吃鸡游戏还没开始商业化。

不能否认《光荣》是1款非常成功的游戏。作为1款现象级的头部游戏,日活1直保持在8000万到1亿。要再出1个如此现象级的全民级游戏,并不是易事。叶珂称。

但《光荣》的特点也就是全部游戏行业的特点。头部游戏在火爆期的吸金吸晴效果明显,但生命周期也相对较短。腾讯的游戏收入的趋势符合游戏行业的情况。

那下1个机会呢?《光荣》以后,各个巨头开始抢占的市场是吃鸡游戏。 吃鸡游戏始于韩国公司Bluehole开发的《绝地求生大逃杀》。大逃杀模式指的是限制的区域中,同等的玩家们通过区域内的资源冲突,只有1个人/队伍可以获得的成功。成功者则可以享受chicken dinner。根据SteamSpy的数据,《绝地求生》已连续34周排名Steam周销量排行榜第1。

率先入局吃鸡站场的是易的《荒野行动》、《终结者2:审判日》和小米的《全民枪战》。在版权的争取战中,腾讯则在去年11月22日宣布与PUBG制作公司Bluehole达成战略合作,取得《绝地求生大逃杀》在中国的代理运营权。

但在腾讯抢IP的时候,易队的《荒野行动》已占据先发优势,蝉联App Store畅销榜前10。根据极光大数据显示,《荒野行动》、《穿越火线-枪战》均进入新增手游用户APP偏好TOP 10。在2017年12月,光荣日新增用户数均值为180万,荒野行动12月日新增用户数均值为166万。而腾讯正版的《绝地求生》此时上线也不过1个月。

游戏巨头暗潮涌动

据极光大数据,截至2017年12月1周,中国手游APP市场渗透率达76.1%,用户范围为7.76亿。

移动游戏用户范围的增长决定的是长时间而言的新游戏的用户范围。移动游戏用户的增长的确在放缓,这跟整体出货量不增长有关,该覆盖的都已覆盖了。叶珂分析。

这意味着,手游市场的空白红利期已过。腾讯、易包括完善世界等公司1直占据游戏市场。根据SensorTower的统计,目前腾讯、易是2017年中国市场发布利用多的发行商。2017年腾讯总计手游产品总计44款,易发布手游产品总计43款。腾讯、易在PC游戏市场和游戏市场的市场占有率都超过了76%。

《光荣》爆红以后,手游的吸金能力被进1步证实。马云曾屡次放话,饿死也不做游戏、游戏不能改变中国现状,但阿里也终究加入了这个战场。2017年9月27日,阿里将10亿收购的广州简悦并入阿里大文娱,同时宣布成立独立游戏事业群。

3月27日,有媒体报导阿里游戏正在大范围挖角其他游戏公司,其中易某游戏项目组员工称全部部门都收到阿里游戏发来的信息。但目前,阿里依然没有出品爆款的游戏。

除大范围抢战场外,游戏巨头公司也在抓紧步伐布局产业链。2月8日,盛大游戏宣布与腾讯达成战略合作,腾讯以30亿元人民币战略入股盛大游戏,双方将在现有业务上强化深度合作。

产业链的布局能帮助公司化解爆款游戏生命周期不肯定性的风险。事实上,腾讯在游戏产业链上的布局应当是全球的,近很火的绝地求生的游戏开发商就是腾讯100%控股的。叶珂流露。

爆款游戏能为公司收入的快速增长做出很大贡献,但一样地,可能会来得快去得也快。巨头公司在游戏市场的优势已很明显,但是依然没法逃脱游戏的生发规律。除腾讯第4季度的游戏营收环比下滑,易面临了相同的状态,易游戏服务收入80.04亿元,分别较上1季度和上年同期降落1%和降落11%。

创业公司机会在哪?

巨头抢夺市场,布局产业链,但随着他们进入乏力期,市场的缝隙也渐渐被打开。去年下半年,有两款游戏进入了大家的视野。1款是《恋与制作人》,1款是《旅行田鸡》。

《恋与制作人》的制作方是苏州叠纸络科技有限公司,2014年取得了IDG资本数百万美元的A轮融资,2015年取得了东方证券旗下投资基金东方星晖领投、宋城演艺旗下宁波宋城互联文娱投资合伙企业跟投的1.5亿元的B轮融资。而《旅行田鸡》的制作方则是1家日本名叫Hit-Point的小公司。

这两家公司虽然名望不大,但是却找到了游戏新的类型生发点。《恋与制作人》属于乙女游戏,号称是 专为女性打造的全新超现实恋爱经营手游,从12月20日开放公测起,《恋与制作人》10天内就登上了APP Store游戏畅销排行榜第4,日流水超500万,引爆了1时的风潮。乙女游戏在中国尚属空白,《恋与制作人》则瞄准了这个机会打开了女性用户市场。而《旅行田鸡》也是养成游戏。这两款游戏都其实不复杂。

创业公司除找准空白市场外,营销也是硬核。《恋与制作人》从去年7月6日就启动营销预热开始宣发,利用微博吸粉;尔后参加了参与萤火虫漫展、成都CD漫展,广州YACA漫展等4个国内大型的漫展;微博上约请coser进行宣扬,培养粉丝。再等到公测行将开始时,直接用恋爱基金的噱头在微博上进行抽奖转发,到达了破7万的传播量。

游戏制作公司,可以充分利用当下社交化传播的红利,做出好的产品进行社会化发行,榜样就是恋与制作人、旅行田鸡。叶珂说。

叶珂还分析,除单个游戏外,还要通过不同发展路径积累大量用户,成为游戏发行的渠道之1。已成功的公司范例就是YY和B站,包括做玩家社群的捞月狗。

游戏平台要规避被流行游戏束缚,就1定不能绑定1个IP。要服务很多游戏类型的玩家,服务很多游戏厂商,才不会受限于某款游戏的生命周期,也不会受限于巨头公司,捞月狗的CEO黎博精说。

2 : 继游戏以后 音乐也进入腾讯易的双寡头时期?

音乐市场仿佛要掀起新的波涛。

几天前,易云音乐宣布了A轮7.5亿元融资的消息,由SMG领投,芒果文创和中金佳泰基金参投。特别是SMG和芒果文创等泛文娱领域重磅战略投资者的入局,又为音乐市场带来了新的不肯定因素。

依照行业惯例,恍如又要为音乐的格局赋予新的符号,从早的音乐4巨头,再到版权大战后的3巨头局面,如今坐拥音乐、酷我音乐、酷狗音乐的腾讯音乐文娱团体完成整合,用户突破3亿的易云音乐引入重磅投资者,虾米音乐和百度音乐在活跃用户上逐渐式微的情况下,音乐会进入由腾讯和易组成的双寡头格局吗?

这是1场产品思维和入口思惟的竞争

从时间上来看,酷狗音乐诞生于2004年,酷我音乐成立于2005年,音乐推出的时间可以追溯到2005年2月份,虾米音乐开始于2006年的第1场雪,百度音乐这个品牌出现的时间乃至可以从2002年算起。也就是说,现存的主流音乐APP中,除诞生于2013年的易云音乐,大多有着10多年的进化史,从唱片行业的傍晚到音乐的萌芽再到盗版之风盛行,和如今对版权和音乐人的回归。

也许从血统论来判定1个产品有些果断,不过诞生的时间点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音乐产品本身的竞争姿态。简单来讲,腾讯系和阿里系遵从了互联巨头惯有的入口思惟,而易云音乐有着明显产品取胜的风格。

1是在产品组合上。腾讯将音乐和中国音乐团体整合,且音乐、酷狗音乐、酷我音乐在用户数量上均为行业前5的产品,阿里前后收购了虾米音乐和每天动听,彼时两个产品的市场份额1度高达14.7%。要知道,收购和重组是互联巨头惯用的伎俩,通过在份额上的优势抢占入口,进而实现对市场的垄断。

不过,音乐、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3个产品之间存在很大程度的重适用户,腾讯系音乐并未实现对用户的全覆盖,现实也证明纯洁在产品上的整合并没有完成腾讯的垄断梦。也许是阿里的战略失误,每天动听改名阿里星球,并取消了音乐播放业务,易帅以后的战略又遭到重新调解,直接表现就是虾米音乐的市场份额每况愈下。相反,易云音乐走出了1条独立成长的路,仰仗个性化推荐、用户评论、UGC歌单等实现了用户口碑的收割,当易云音乐宣布用户数量突破3亿的时候,业已实现了巨头围歼之下的突围。

2是在版权运作上。腾讯的策略为激进,依托体量上的优势,腾讯音乐文娱团体在版权上占尽了优势,但是这还是典型的入口思维在作怪。不惜高价买入大量版权,利用曲库上的优势实现对用户的绑架。体现在用户层面的逻辑就是:你喜欢的音乐只能在这里听,那末你必须安装下载我们的APP。阿里也曾有过和腾讯类似的策略,不过从虾米音乐近期在版权方面的动作,和高层的公然讲话态度(阿里音乐董事长宋柯近期在1个行业论坛上曾明确表态过不认可版权垄断的行动)来看,或已选择性放弃版权垄断的思路,特别是阿里收购大麦后,在音乐上的动作开始偏向于上下游的合作。

将版权作为安身立命的根本,本身就是1场豪赌。1方面,版权随着各大平台的争取而水涨船高,意味着要尽量快的完成版权变现,且版权的签订时间1般在3年以内,1旦天价拿下版权却没法盈利,这类模式注定是不可延续的。另外一方面,易云音乐证明了另外一种方式的可行性,在保证曲库数据占据优势的情况下,在产品端实现创新来提升用户付费意愿和曲库使用率。不过,A轮融资后的易云音乐具有了充足的资金,是不是会假以用户质量和内容运营上的优势,大肆购入版权进行反击,将直接影响音乐的未来发展。

固然,现在谈论音乐的孰胜孰败还为时尚早,毕竟相比于竞争对手们,易云音乐更多的聚焦在产品本身,在上下游产业链、泛文娱生态等方面并未完全发力,以致于1些竞争对手故意为其贴上小众的标签。而今,SMG、芒果文创等出现在易云音乐的投资者名单中,1向以低调著称的易云音乐,没准儿正在酝酿1场进击战。

易的协同论和腾讯的生意经

在国内泛文娱行业,具有东方卫视、第1财经等优良媒体资源,并且业务覆盖到内容制作、现场演艺等领域的SMG可谓是举足轻重的存在。而深扒芒果文创的背景,湖南卫视和芒果传媒成为值得关注的亮点。两家文娱巨鳄的加入,无疑为易云音乐带来了产业链合作和生态方面的想象力。

从已公然的消息来看,易云音乐和SMG的合作已有过《天籁之战》的先例,双方打造了改编版的《我的滑板鞋》、《大王叫我来巡山》等神曲;易云音乐取得了湖南卫视《我想和你唱》第2季音乐版权和《2017快乐男声》的音乐版权。确认投资关系以后,易云音乐与SMG、芒果传媒的合作或将延伸到以下层面:

1、与合作火伴进行业务协同。阿里将大麦纳入到大文娱战略中,腾讯开启买买买模式后弥补了线下布局的不足。此前易云音乐集中在音乐综艺、版权等音乐产业链的上游,未来或将在SMG的媒体资源、现场演艺等将合作延伸到线下演唱会等更广泛的层面,诸如音乐综艺和音乐节打造、资源互补、增加变现渠道等,进而买通整条音乐产业链。

2、与合作火伴达成战略协同。将本身利益与合作火伴相捆绑,是否是能够帮助易云音乐打破生态上的瓶颈还不得而知,却也为易云音乐带来了战略协同的机会。以SMG为例,之前定下了内容为王战略、移动战略、平台战略、O2O联动等方向,而易云音乐在用户数量、内容运营、互联基因等占有优势。只是双方如何发掘更多的合作可能,还需要给出1份更有说服力的答卷。

3、与合作火伴联合打造音乐IP。2016年是中国音乐的付费元年,也让行业清晰的认识到,相比于版权,音乐IP的变现方式更多元化,且更能撬动用户的付费意愿。比如赵雷火了以后,《没法长大》在易云音乐的销量迅速突破20万张,而李宇春、周杰伦等明星艺人更是动辄数百万张,音乐IP的价值日渐显现。 易云音乐具有4万独立音乐人和2000多位入驻明星,SMG和湖南卫视有着丰富的媒体资源,从节目合作发展到联合打造IP是一定趋势。

易在音乐上照旧坚持了产品精神,而腾讯延续了渠道流量变现的生意经,双方在游戏领域进行了1轮轮此消彼长的较量,如今又分散到了音乐领域。所不同的是,易云音乐表现出了易系产品的开放性,在做好产品这个基础工作以后,以协同的姿态引入和本身构成互补的投资者及合作火伴,并尝试在已有的基础上让生态和产业链价值生长开花。

结语

不论是执着于入口的腾讯音乐文娱团体,还是依托产品进入第1阵营的易云音乐,面对音乐的未来,选择了殊途同归的方向:版权护城河思想和产品决胜论都有些狭隘,音乐变现的未来是买通全部产业链,是会员付费、粉丝经济、线下演艺等更多元的盈利模式。正因如此,在腾讯和易各自占据了不同优势的情况下,双寡头的时期已来临。

Alter,互联视察者,长时间致力于对智能硬件、云计算、VR等行业的视察研究。公众号:spnews

3 : 腾讯签约游“Sephiroth”进入中国

Imagic公司21日表示,和中国腾讯公司以签约合作。Imagic公司计划,为了能够在中国成功的进行公然测试,韩方将提供技术支持和各种其它相干战略支持。

腾讯公司作为国外资金在中国深圳投资的公司,现在主要运营腾讯。腾讯公司的相干人士表示,通过这次代理《Sephiroth》,向络游戏迈出了第1步,以腾讯原来的庞大会员人数为基础,展开全面的市场活动。

采取Sephiroth游戏和腾讯信息联合,通过相互聊天来吸引会员,还有就是市场宣扬等等这些方针。以在深圳的总公司为主,广东,上海等主要城市都将设立服务器,使游戏更加稳定化。

Imagic公司的代表理事杨在宪表示:“通过这次进入中国的机会,计划在2003年内少进入3个国家,为此,我们在努力地作海外市场的开辟,为了能让Sephiroth在中国成功的运营,我们不但在技术支持方面提供帮助,还将试图为使游戏具有符合当地玩家的游戏内容而做继续开发。”

4 : 继游戏以后 音乐也进入腾讯易的双寡头时期?

音乐市场恍如要掀起新的波涛。

几天前,易云音乐宣布了A轮7. 5 亿元融资的消息,由SMG领投,芒果文创和中金佳泰基金参投。特别是SMG和芒果文创等泛文娱领域重磅战略投资者的入局,又为音乐市场带来了新的不肯定因素。

依照行业惯例,恍如又要为音乐的格局赋予新的符号,从早的音乐4巨头,再到版权大战后的3巨头局面,如今坐拥音乐、酷我音乐、酷狗音乐的腾讯音乐文娱团体完成整合,用户突破 3 亿的易云音乐引入重磅投资者,虾米音乐和百度音乐在活跃用户上逐渐式微的情况下,音乐会进入由腾讯和易组成的双寡头格局吗?

这是1场产品思维和入口思惟的竞争

从时间上来看,酷狗音乐诞生于 2004 年,酷我音乐成立于 2005 年,音乐推出的时间可以追溯到 2005 年 2 月份,虾米音乐开始于 2006 年的第1场雪,百度音乐这个品牌出现的时间乃至可以从 2002 年算起。也就是说,现存的主流音乐APP中,除诞生于 2013 年的易云音乐,大多有着 10 多年的进化史,从唱片行业的傍晚到音乐的萌芽再到盗版之风盛行,和如今对版权和音乐人的回归。

或许从“血统论”来判定1个产品有些果断,不过诞生的时间点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音乐产品本身的竞争姿态。简单来说,腾讯系和阿里系遵从了互联巨头惯有的入口思惟,而易云音乐有着明显产品取胜的风格。

1是在产品组合上。腾讯将音乐和中国音乐团体整合,且音乐、酷狗音乐、酷我音乐在用户数量上均为行业前5的产品,阿里前后收购了虾米音乐和每天动听,彼时两个产品的市场份额1度高达14.7%。要知道,收购和重组是互联巨头惯用的伎俩,通过在份额上的优势抢占入口,进而实现对市场的垄断。

不过,音乐、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3个产品之间存在很大程度的重适用户,腾讯系音乐并未实现对用户的全覆盖,现实也证明纯洁在产品上的整合并没有完成腾讯的垄断梦。也许是阿里的战略失误,每天动听改名阿里星球,并取消了音乐播放业务,易帅以后的战略又遭到重新调解,直接表现就是虾米音乐的市场份额每况愈下。相反,易云音乐走出了1条独立成长的路,仰仗个性化推荐、用户评论、UGC歌单等实现了用户口碑的收割,当易云音乐宣布用户数量突破 3 亿的时候,业已实现了巨头围歼之下的突围。

2是在版权运作上。腾讯的策略为激进,依托体量上的优势,腾讯音乐文娱团体在版权上占尽了优势,但是这还是典型的入口思维在作怪。不惜高价买入大量版权,利用曲库上的优势实现对用户的“绑架”。体现在用户层面的逻辑就是:你喜欢的音乐只能在这里听,那末你必须安装下载我们的APP。阿里也曾有过和腾讯类似的策略,不过从虾米音乐近期在版权方面的动作,和高层的公然讲话态度(阿里音乐董事长宋柯近期在1个行业论坛上曾明确表态过不认可版权垄断的行动)来看,或已选择性放弃版权垄断的思路,特别是阿里收购大麦后,在音乐上的动作开始偏向于上下游的合作。

将版权作为安身立命的根本,本身就是1场豪赌。1方面,版权随着各大平台的争取而水涨船高,意味着要尽量快的完成版权变现,且版权的签订时间1般在 3 年之内,1旦天价拿下版权却没法盈利,这类模式注定是不可延续的。另外一方面,易云音乐证明了另外一种方式的可行性,在保证曲库数据占据优势的情况下,在产品端实现创新来提升用户付费意愿和曲库使用率。不过,A轮融资后的易云音乐具有了充足的资金,是不是会假以用户质量和内容运营上的优势,大肆购入版权进行反击,将直接影响音乐的未来发展。

固然,现在谈论音乐的孰胜孰败还为时尚早,毕竟相比于竞争对手们,易云音乐更多的聚焦在产品本身,在上下游产业链、泛文娱生态等方面并未完全发力,以致于1些竞争对手故意为其贴上“小众”的标签。而今,SMG、芒果文创等出现在易云音乐的投资者名单中,1向以低调著称的易云音乐,没准儿正在酝酿1场进击战。

易的协同论和腾讯的生意经

在国内泛文娱行业,具有东方卫视、第1财经等优良媒体资源,并且业务覆盖到内容制作、现场演艺等领域的SMG可谓是举足轻重的存在。而深扒芒果文创的背景,湖南卫视和芒果传媒成为值得关注的亮点。两家文娱巨鳄的加入,无疑为易云音乐带来了产业链合作和生态方面的想象力。

从已公然的消息来看,易云音乐和SMG的合作已有过《天籁之战》的先例,双方打造了改编版的《我的滑板鞋》、《大王叫我来巡山》等神曲;易云音乐取得了湖南卫视《我想和你唱》第2季音乐版权和《 2017 快乐男声》的音乐版权。确认投资关系以后,易云音乐与SMG、芒果传媒的合作或将延伸到以下层面:

1、与合作火伴进行业务协同。阿里将大麦纳入到大文娱战略中,腾讯开启“买买买”模式后弥补了线下布局的不足。此前易云音乐集中在音乐综艺、版权等音乐产业链的上游,未来或将在SMG的媒体资源、现场演艺等将合作延伸到线下演唱会等更广泛的层面,诸如音乐综艺和音乐节打造、资源互补、增加变现渠道等,进而买通整条音乐产业链。

2、与合作火伴达成战略协同。将本身利益与合作火伴相捆绑,是不是能够帮助易云音乐打破生态上的瓶颈还不得而知,却也为易云音乐带来了战略协同的机会。以SMG为例,之前定下了内容为王战略、移动战略、平台战略、O2O联动等方向,而易云音乐在用户数量、内容运营、互联基因等占有优势。只是双方如何发掘更多的合作可能,还需要给出1份更有说服力的答卷。

3、与合作火伴联合打造音乐IP。 2016 年是中国音乐的“付费元年”,也让行业清晰的认识到,相比于版权,“音乐IP”的变现方式更多元化,且更能撬动用户的付费意愿。比如赵雷火了以后,《没法长大》在易云音乐的销量迅速突破 20 万张,而李宇春、周杰伦等明星艺人更是动辄数百万张,“音乐IP”的价值日渐显现。 易云音乐具有 4 万独立音乐人和 2000 多位入驻明星,SMG和湖南卫视有着丰富的媒体资源,从节目合作发展到联合打造IP是一定趋势。

易在音乐上照旧坚持了产品精神,而腾讯延续了渠道—流量—变现的生意经,双方在游戏领域进行了1轮轮此消彼长的较量,如今又分散到了音乐领域。所不同的是,易云音乐表现出了易系产品的开放性,在做好产品这个基础工作以后,以“协同”的姿态引入和本身构成互补的投资者及合作火伴,并尝试在已有的基础上让生态和产业链价值“生长开花”。

结语

不论是执着于入口的腾讯音乐文娱团体,还是依托产品进入第1阵营的易云音乐,面对音乐的未来,选择了殊途同归的方向:版权护城河思想和产品决胜论都有些狭隘,音乐变现的未来是买通全部产业链,是会员付费、粉丝经济、线下演艺等更多元的盈利模式。正因如此,在腾讯和易各自占据了不同优势的情况下,双寡头的时期已来临。

Alter,互联视察者,长时间致力于对智能硬件、云计算、VR等行业的视察研究。

白带多吃什么有用
性交后出血怎么回事
白带带血是什么原因
本文标签: